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电话:0571-87136666
新闻动态

陶瓷艺术大师李遊宇:创造中国陶瓷史传奇的岳阳人

2015-05-13 13:36:58 来源:岳阳网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遊宇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遊宇


他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他创导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汉光瓷,并多次作为国礼送给外国领导人。

说到瓷器,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江西的景德镇或湖南的醴陵瓷,历史知识丰富的还会骄傲地说起我们岳阳的“岳州窑”。
殊不知,在当今中国瓷器研究、制造业内,有一位鼎鼎有名的大师,他就是我们岳阳人李遊宇先生。他拥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陶瓷专业委员会会长等诸多头衔,始终站在高温炉窑的最边沿,一生致力于高端工艺陶瓷的研发和制造。

今年5月初的一天,记者和岳阳几位朋友一道前往享有“瓷都”之称的江西景德镇,访问在中国陶瓷界享有“世纪英才”之称的汉光陶瓷企业集团董事长李遊宇。今年据说在景德镇,拥有国家级陶瓷大师头衔的人物不轻易接受采访,即便是熟客也得提前几天预约。而我们是在距景德镇仅1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才冒昧地给李遊宇大师通电话,而大师早已订好当晚8点飞上海的机票,加上路途不熟进入市区又兜了一个大圈,傍晚时分我们才抵达“汉光”附近,原以为定会错过拜访大师的机会,不曾想,李遊宇一个多小时前就一直守候在“汉光”的门口。
同行的有刚成立的岳州宋瓷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友良、宋龙飞等,见到在陶瓷界名贯中外的大师如此热情,大家因迟到产生的不安顿时释然。离登机虽然只有两个小时,但李遊宇大师还是非常乐意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话题从大师走出岳阳的第一步谈起。1973年,21岁的李遊宇从紧邻洞庭湖区的许市镇走进省轻工专科学校学习工艺美术,1977年又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从此与陶瓷结下不解之缘。1983年,31岁的李遊宇参与组建上海大学陶瓷系并出任陶瓷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时就一鸣惊人,他和他的团队运用自己研发的中温釉下彩首饰一举叩开美国市场,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成为当时上海乃至全国高校科技艺术创收的翘楚。
对于这段春风得意的经历,李遊宇一笔带过,而重点突出的是他“知耻而后勇”的难忘岁月。1989年,李遊宇作为交换教授公派日本讲学,期间有几件事深深刺激了李遊宇作为一个中国陶瓷学者的自尊心。一次是他在拜访一位日本陶瓷考古泰斗时,对方傲慢地告知:“中国的陶瓷历史,是由日本学者写的”;另一次是拜访日本现代陶瓷的鼻祖山田光时,李遊宇遭遇了一个令人几乎窒息的提问,“你们中国的陶瓷在历史上很辉煌,为什么你们现代陶瓷却越来越不行了呢?”李遊宇先以历史的原因进行了驳斥,然后以坚定的口气说:“中国陶瓷文化的传统非常深厚,陶瓷的传统工艺还在,中国的陶瓷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我们会让中国的陶瓷重新发扬光大。”作为一名年轻的中国陶瓷学者,李遊宇心中的不屈服深深地被这样的羞耻激励着,同时他也思索着:为何中国是瓷器的故乡,但现代陶瓷却被德国、英国、日本一些国际陶瓷王牌企业超越,市场价格甚至只有人家七分之一。在他内心深处,悄悄萌发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念头。1993年,从日本回国的李遊宇毅然辞去上海大学的公职,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民办陶瓷研究机构——上海汉光陶瓷研究所。
用李遊宇的话说,“汉光”的头5年是白手起家、卧薪尝胆的5年。5年里,李遊宇和他志同道合的几位伙伴走遍全国历史名窑梳理工艺技术,也踏遍全国蕴藏瓷泥的矿山选择最佳瓷泥。他们从研究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国家陶瓷研究机构调集全国40多位陶瓷高手会战研制代号为“7501”主席生活用瓷的配方入手,破译了堪称中国陶瓷最高标准的“密码”。李遊宇还遍历各国,一一剖析国际王牌陶瓷企业的工艺标准,以人之长,补己之短。5年时间里,李遊宇没有赚一分钱,反倒赔进了他依靠讲学、当顾问、搞设计、拍卖作品获得的全部收入。当他淌着汗水在上海市郊一间租用的平房内烧制瓷器时,一位前来看他的朋友见此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放着教授不当,当什么烧窑工,难道几口破窑能够炼出什么仙丹?”然而,正是这几口破窑,李遊宇炼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汉光瓷。1999年,在美国举行的陶瓷艺术教育年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称汉光瓷:“选料之精、工艺之良、呈现之美,前所未见”。2000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汉光瓷专题展览和专家鉴定会上,专家们一致认定:“汉光瓷突破中外名瓷品牌重围,打造了一个具历史民族特色、时代特征、个性特点的中国自主名瓷的品牌,是中国现代陶瓷的典范。”
说到这里,李遊宇让我们看了一本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杂志,封面是李遊宇大尺度的特写,刊内文章以《冰雪世界的一片羽毛》为题介绍了李遊宇的作品。其中一件汉光瓷《冰雪世界》由时任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作为国礼赠送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珍藏于白宫总统官邸。这件作品是李遊宇创作的“汉光瓷”“冰雪系列”之一,“冰雪系列”和“白鸟系列”都是李遊宇向艺术高峰奋力攀登的结晶。当记者问到这些以白色基调的创意是否与他的洞庭湖生活有关时,大师轻轻点了点头。他谈到每年冬季下雪,白茫茫的洞庭湖一望无垠,冰清玉洁,仿佛没有人间喧哗的世界。而每年到洞庭湖越冬的白鹤、白鹳、天鹅等白色的鸟类更使李遊宇情有独钟。在他眼里,白色代表纯情与圣洁,象征和平与宁静。他创导汉光瓷时追求瓷胎与瓷釉的超白度,正是基于这种情结,使他的汉光瓷成为纯白度、透光度超过世界王牌瓷器德国“麦森”的顶级白瓷。法国手工艺联合会主席赛尔奇·尼克根据他本人多年的陶瓷从业经历和理解,认为“白如玉、明如镜、柔如脂、透如灯”加上白色基调的绘画装饰,汉光瓷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陶瓷。
李遊宇成功了,目前他拥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陶瓷专业委员会会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等头衔。他创导的汉光瓷也拥有一串耀眼的光环:2008年,《双艳同辉》和《国色天香》系列瓷器作为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分别出访日、韩的国礼,《金秋颐和》成为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21国首脑夫人的专用瓷……他缔造的汉光陶瓷企业集团总部在上海最繁华的步行街拥有近千平方米汉光瓷专馆,在景德镇打造了前期投资3亿元、占地156亩的汉光陶瓷工业文化产业园,建起了景德镇数千家陶瓷企业难以比拟的汉光瓷器博物馆、陶瓷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体验中心和生产科研基地。
家大了,业大了,名大了,但李遊宇对养育他的故乡念念不忘,尤其不能忘怀的是他牵肠挂肚的“岳州瓷”。由于历史原因,一度辉煌的“岳州瓷”衰落了,连一度传承岳州青瓷的岳阳市瓷厂也在本世纪初消失,而李遊宇时刻关注着它的新生。好几次回岳阳,他都同岳阳市相关领导谈过如何复兴岳州瓷的话题。这次“岳州宋瓷”一行来景德镇上门请教,李遊宇十分高兴并悉心加以指导。他说,复兴岳州瓷首先要以岳阳窑基地建设抓起,然后从恢复岳州瓷的传统生产入手,其次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创新的产品一定要有过去岳州瓷的元素,否则专家不认可,市场不接受,发展就有困难。当了解到“岳州宋瓷”公司已在乡下着手筹建生产科研基地,并且集结了原岳阳市瓷厂一批技术骨干后,李遊宇点头赞许,他还握着瓷厂老厂长、担任过岳州青瓷恢复研发项目组负责人的陶瓷工程师李留保的手说:“复兴岳州瓷就得拜托你们了!”
去机场的时间到了,握手道别后,李遊宇坐进了开往机场的车,但车刚启动,大师又执意打开车门,再次与我们挥手告别。那眼神,那手势,分明是对岳州瓷的期待、鼓励与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