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崔松伟:钧瓷玉石釉的开拓者

2018-11-01 17:34:29 来源:工艺中国
摘要: 钧瓷是禹州市神垕镇的特产,宋时为宫廷御用官瓷。千百年来,其变幻莫测的神奇窑变,一直让人心神沉醉,梦引魂牵。在古代,有“十窑九不成”、“要想穷烧钧红”之说。可以说,围绕着钧瓷的一切美丽传说,都从神垕镇开始。今天与崔松伟对话,一起了解钧瓷。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钧瓷是禹州市神垕镇的特产,宋时为宫廷御用官瓷。千百年来,其变幻莫测的神奇窑变,一直让人心神沉醉,梦引魂牵。在古代,有“十窑九不成”、“要想穷烧钧红”之说。可以说,围绕着钧瓷的一切美丽传说,都从神垕镇开始。神垕孕育了钧瓷,钧瓷也“唱”红了神垕。

 

 

对于钧瓷收藏者来说,许多人知道崔松伟,是因为他的钧瓷。玉润的釉面、丰富的窑变这些煤烧钧瓷的特点,在崔松伟的钧瓷作品中,体现得非常淋漓。如今在钧瓷界,气窑成熟的烧制技术,使钧瓷的成型和烧成变得相对容易,大大提高了钧瓷的成品率。同时,一些钧瓷企业也在积极探索,如何利用气窑达到煤窑烧成的效果。因此,一直坚持煤窑烧制并达到一定规模的钧瓷企业并不多,锦丰源钧窑算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一家。这实际上也是一个钧瓷艺人的选择与坚持,不过,选择和坚持之后却不尽是喜悦。

 

 

当代的钧瓷如果说来源于宋钧,或者更确切地讲,1957年周恩来总理做出“尽快恢复祖国历史五大名窑”的重要指示。由此开始,神垕人开始了新中国时期的钧窑复兴,几代人的努力,只为那未曾遥远的钧窑再次呈现世间。为了那种味道,崔松伟选择了当时禹县钧瓷二厂的釉料配方,它的最大特色是釉色玉润,“似玉非玉胜似玉”便是对它的评价。不过,最美的风景往往在最险的地方,钧瓷二厂的釉料配方对烧成要求非常高,烧成难度大。它的烧成范围很窄,温度高了,流釉过足成残品;温度低了,出现生烧,釉色饱和度差,成次品,因此成品率很低,只有10%—20%。崔松伟希望自己的选择能够成就钧瓷之美,以煤窑烧成和钧瓷二厂釉料的结合来实现自己的心愿,但这条路却走得如此艰辛。刚建厂时,几乎窑窑不成。钧瓷“十窑九不成”对崔松伟来说,一点都不夸张。即使今天,技术相对成熟,但每次开窑他仍是忐忑不安。每月初一、十五,崔松伟一定要拜拜窑神,怀着一种肃穆的心情,期盼着奇迹。而每次点过火,他都坐在窑炉外,开始了漫长而紧张的等待。那种情绪,不知道要通过哪种方式才能发泄出来。如果今天住火,炉内温度太高看不成,那第二天5时,崔松伟会准时出现在窑炉前,一定要搬出两柱看看,看后才会对窑炉温度高低、钧瓷成色、成品率心里有底。虽说一切都成定局,但这种急切的心情只有通过这种形式才会安定,这就是“钧瓷人”。在他们的心中,钧瓷如神一般,他们是在完成一种神圣的仪式,周而复始,执著如始,从不懈怠。

 

 

但是,这一切仍然不能使他满足。他瞄准了在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力的柴烧钧瓷,努力把柴烧钧瓷的工艺恢复、传承下去。“钧瓷来源生活,必须还原与生活才能体现他的价值,”崔松伟说过去的钧瓷物件都是来源于生活的 ,今天我们在继承过去的传统的烧制方法后,发展钧瓷传统艺术,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坚持传统器型的制作,另一方面贴近现代生活,烧制一些生活瓷器,秉承釉色醇厚,古朴古色,锦丰源烧制一些碗具、茶杯等生活器具。钧瓷的创新是必然的、是多方面的,要不断地研究、不断地进步才行。创新的关键在于我们要敢于打破旧观念,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想问题,勇于创新,这样才能与社会同步、与时代同步。但创新也不能丢掉传统,应在传统的基础上求发展,求创新,否则创新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了。一定要保持钧瓷优良的传统:胎质细腻厚重、造型端庄典雅、釉色自然窑变、工艺制作精细、烧成高温还原,这是钧瓷的精髓,在这一基础上把钧瓷艺术发扬光大,使钧瓷的窑变更美更奇妙更神奇,创造出新时代的钧瓷风彩。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刘丛闯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