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汀:守正出新 固本流远

2018-11-19 10:25:16 来源:工艺中国
摘要: 时代近乎浮华,说“时代”表明我正置身其中。当浮华和虚伪充斥我欲何为?浮华足使真挚的情感虚化、扭曲。太多的人和事让人不可捉摸,尽管自己努力地想靠近,但还是飘忽不定,也正因为此,真挚和朴实在这浮华下才更显得难能可贵。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时代近乎浮华,说“时代”表明我正置身其中。当浮华和虚伪充斥我欲何为?浮华足使真挚的情感虚化、扭曲。太多的人和事让人不可捉摸,尽管自己努力地想靠近,但还是飘忽不定,也正因为此,真挚和朴实在这浮华下才更显得难能可贵。

 


      王一汀河南登封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写意人物专业,师从毕建勋教授。北京翰高画院副院长,信阳师范学院大别山书画艺术创研院院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我一直感恩生活,因为生活平凡且公允,它让真诚不可能总是失去,也让虚假不可能总是得到。如此平凡的我也常常被自己身边平凡人的真情和真事感动,细品起来似乎生活中所有欢乐和愉悦常易于被忘记,而那些久久不能挥去的往往是让人辗转反侧的苦涩滋味。拿文学和戏剧作品来说,悲剧似乎比喜剧更能唤醒人们内心深处的悲悯情怀;鉴于此,我偏爱把作品的形式和内容趋向苦涩,趋向淡淡的悲情色彩。德拉克罗瓦说:“一个画面首先是对眼睛的一个节日”,我眼中的节日,溢满哀伤。 17世纪欧洲伟大的画家伦勃朗说:“生活在意大利的意大利人应该受到意大利的题材感动,但我们生活在荷兰的人,则应该受到我们所熟悉的我国的题材的感动,而不是千里之外的某种东西的感动。”

 


       眼前即一切!情感有感而发,并没有过多的笔墨渲染,皆见心见性罢了。画画就是画画,不是工艺品加工,我只想尽快的接近最让我自己感动的那些东西,其实也仅仅是一次寻常的感动。这就像是自己饿极了,面对迟来的食物,根本不再计较食物的色、香、味与形的重要。既然是用水墨来表达人物,那一定要以水墨为形式,人物作为最中心画材,用以人为本的人文主义情怀来书写自己的作品,借《周易》里的话说是“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一切都返璞归真,拒绝玄之又玄的特殊技法的泡沫修饰。真、善、美在哪里?老人跌倒了无人前来搀扶,扶起了无辜者又被屈讹为肇事者;富有的避事三舍,贫贱者仗义挺身,真实者耻,虚伪者荣,难道我们真被圈入了惩善扬恶的怪圈?也许这个时代太需要一些真正的精神人物了;真正的精神人物不论出身,他可以是领袖,也可以是百姓,可以是富翁,也可以是乞丐。如我的老师毕建勋在其文章《艺术的价值》里说的:“真正的精神人物,这里是指那种拿钱为精神的而不是那种为钱而精神的人物,他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获取金钱而不被金钱所获取。像古代那种视金钱如粪土、富贵如浮云的高人在今天似乎已经不多了,现代高人他们所需要的是利用金钱,因为如果没有金钱,就有可能没有精神、精神再生产及养家糊口。相反,尽管现在许多精神人物发财了,但精神本身的目的却绝非为了发财。”

 

 

我一直不习惯用“震撼”二字来形容任何绘画作品,面对一幅绘画作品,首先产生的是视觉上的直接冲击,好的艺术品能以自己强烈的感性力呈献给人们的眼睛。笔墨作为中国画最根本的形式和基因,只能一定程度左右一幅作品的艺术风格,但决定一幅艺术作品精神内涵的一定是笔墨之外的东西,它直指内心。作品中和观者产生共鸣的是艺术作品本身所要表白的思想情感,而非形式上的笔墨。那冲着笔墨去的,试图拆解笔墨词汇形式的绘画者和观者,很难聆听到艺术作品自身表述中那单纯明了,真实直接的声音。很多时候我被一幅艺术作品深深打动,那种体验用“感同身受”或是“怦然心动”诸类词汇,感觉要比“震撼”来的更客观、更真实些。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刘丛闯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