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新培:中国首批非物质遗产宝剑铸造传承人

2018-12-23 16:15: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摘要: 信步来到沈广隆剑铺,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四壁剑器林立,一把把龙泉宝剑挂在墙上,似乎正以它的无声,诉说着那些封存在历史中的铁马金戈的岁月。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在龙泉这座城市里行走,满目的都是宝剑和青瓷的店铺,而各种噱头也多的不能一一尽数,甚至有些店铺还打出了千年老店的招牌。但龙泉人都知道,只有沈广隆剑铺将中国千年的铸剑文化延续到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店。



信步来到沈广隆剑铺,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铺,四壁剑器林立,一把把龙泉宝剑挂在墙上,似乎正以它的无声,诉说着那些封存在历史中的铁马金戈的岁月。

祖辈四代传古店

如今沈广隆剑铺的掌门人已经是这间店铺的第四代传人沈新培。年近六十的沈新培身体健朗,说话铿锵有力,一股豪气让人过目不忘。



望着这间挂满宝剑的店铺,沈新培对祖辈的回忆娓娓道来。

早在清咸丰年间,他祖爷爷沈朝庆的沈家铁铺就在当地有了名气。虽然当时沈氏铁匠以打农具为主,但已经从打农具的经验里总结出一套打铁的诀窍,练下了铸剑的基本功。

厚积薄发,在积累了一代人的打铁经验之后,沈新培的爷爷沈庭璋于光绪十八年(1892)挂牌开创“沈广隆剑铺”。

因沈氏铸剑功底深厚,又积极进行技术创新,将原始的土钢铸造改成纯钢铸造,所以打出的剑在当时质量上乘,一时声名雀起。

“我爷爷打出的剑,曾创造出洞穿3枚铜板,敲断对手宝剑的记录。解放前后,我们‘沈广隆’还曾为毛主席、蒋介石等多人铸剑。在剑界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声誉。”谈起家族的辉煌历史,沈老有着掩饰不住的自豪。

从小闻着铁水味道,听着锻打之声长大的沈新培对宝剑有着发自骨子里的感情。

小剑痴成大掌门

最初,沈家准备将沈新培培养成一名读书之人,不想自己的孩子再整天与铁打交道。

而天生爱剑的沈新培对读书是一点兴趣都提不上,即使在童年时期,沈新培对孩子们过家家之类的游戏没有兴趣,宁愿呆在剑炉边看着大人铸剑。

后来读书了,这个铸剑师眼中的剑痴,沈成了老师眼中的坏学生,逃学是家常便饭。为此,沈新培没有少吃苦头,经常在一顿暴打之后,被拎回学校。但是怎么打,沈新培也丢弃不了对宝剑的痴迷。

一家人就这样被“小剑痴”沈新培弄得哭笑不得。没多久,沈新培的父亲沈焕周觉得“小剑痴”心思不在读书上,就干脆把他从学校里接回来,专心传授他造剑手艺。这一年,沈新培小学还没毕业。

就是在那段苦乐相交、有着梦幻般色彩的少年岁月,培养了沈新培的铸剑功底,正如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宝剑,日后方得以成其大器。

宝剑需要用文化来孕育

现在想来,沈新培后从未后悔走上铸剑的道路,却后悔因文化程度不高导致了对铸剑的理解程度不够。“我经常打剑打到一定程度,就觉得宝剑太单薄,就是一块千锤百炼的铁,剑身体现不出更多的东西。”沈新培认为,要成为铸剑大师,肚子里必须有货,眼界必须宽广;否则,就永远参不透剑的真谛,顶多只能算个剑匠。

离开学校很多年后,沈新培再次捧起了书本,开始加强自身的文化修养,提升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让宝剑变得更有文化内涵。

于是,沈新培研究起篆体字帖,把龙飞凤舞的意蕴融入剑饰雕刻;研究起了《介子园》等画谱,把古画的风骨结合进铸剑;还研究起《周易》、八卦图腾,以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之道铸剑,使宝剑天生有了刚柔相济、并吞六合的气势。

沈新培的学习没有白费,他的剑集锻造、金加工、冷冲压、金属雕刻、特种热处理、艺术木工、书法、绘画设计于一体。他铸的宝剑,既有古剑风,又有新创意,每一把宝剑都有一个说法。买剑者感觉并不仅仅在买宝剑,更多的是在买文化。

沈新培最为得意的一把剑是前段时间刚铸好的定秦剑。“这把剑,如果要卖的话,我打算卖180万元。”沈新培话刚落音,记者已经目瞪口呆。什么样的宝剑值如此天价?

据沈新培介绍,这把定秦剑的剑身是用陨铁锻造而成,陨铁本来就是一种稀缺的原材料,那是沈家珍藏了多年的传家之宝。在构思设计上,沈新培也花费了几年的时间,而且翻阅了无数资料来赋予这把宝剑的文化内涵。“剑柄和剑壳用度量衡、马车等来装饰,象征着当年秦始皇一统天下的王者之气。”沈新培说。在工艺上,这把剑也是经过了好几个月才锻造而成,用千锤百炼来形容绝不为过。“铸剑要铸的是内涵,所以这把剑的价值并不在剑身上,而是对身份、功绩的一种象征”,沈新培说。

也因此,沈新培常常拿自己的经验告诫儿辈们:“只有注重自身的文化涵养,才能让宝剑也沾染上文化气息。就如造剑的必备工序-淬火,必须经历水火交融,接受各种人文环境的熏陶,才能真正成为大师级的人物。”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剑铸造传承者

如今沈氏铸剑已是声名在外,很多人慕名前来求剑。但是沈新培却激流勇退,并没有为铸剑而铸剑,而是将更多的精力用来研究宝剑,用来传承沈广隆这个剑铺。

作为首批国家非物质遗产宝剑铸造技艺传承人,对沈新培来说,如何传承是他必须考虑的问题。但是沈新培也知道,传承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相反,如何传承如今反而是他的一块心病。“要传承必须要有人跟着我学,跟着我铸剑。可现在的小孩子都娇生惯养,而铸剑是又累又苦又脏的活,一般家庭谁愿意让小孩子来吃这个苦,难呀!”一聊起这个,沈新培就直摇头。

“而且铸剑是门工艺,作为工匠首先要求是心地要正直,一个心述不正的人能铸好剑吗?当然,祖辈三代的手艺传到我手上,绝不能失传。我要让儿子继承下祖宗的这个招牌,继承下祖宗留下的铸剑技艺。”沈新培说。

不过让沈新培稍感欣慰的是,儿子沈洲已经接过了父亲的手艺,不但全权打理沈广隆店铺,而且在沈新培的口耳相传下,掌握了祖传的铸剑技艺,并不断在磨砺中。

“当然龙泉宝剑的传承不是我沈新培沈广隆一家的事情,而是整个龙泉铸剑行业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我能做的就是尽已所能!”沈新培快人快语。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柯玖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