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锦胜:木头不言,匠心其妙

2019-07-10 14:09:39 来源:远流生活馆 作者:石鸣
摘要: 木头不言,匠心其妙,这就是木雕打动人的地方。

【工艺中国 人物专访】

采访手记

2019/7/9

人物:马锦胜

性别:男

年龄:48岁

从业时间:33年

采访地点:成都市武侯区大合仓润物轩

师承关系:拜师学习

遗产项目:木雕

采访时间:2019年6月17日

 

摄影/向崎钢

 

木头不言,匠心其妙

这是老成都日常而热闹的一天。大街小巷,有人在挑水买菜,有人在串门访友,有人在忙碌地建房,有人在悠闲地看报,黄包车拉着客人快步赶向目的地,茶客们围坐茶馆里闲散摆着龙门阵,算命先生支开摊子等着生意开张,饮食店准备好美食恭候食客上门……,市井的日常就这样有条不紊地在时光中铺陈开来,悠闲又忙碌,踏实而惬意。突然又有一阵巨大的喧闹声传来,定睛一眼,是各种杂技、杂耍和气功表演吸引了大批人流,就在中心地带的一块空地上。于是惬意的市井里,又弥漫出一派赶庙会的热闹。看稀奇、赶热闹的人东挤西窜,小贩在人群中穿梭,偶遇的熟人在喧闹里漫谈,孩子拉着母亲的衣角要买他看中的糖果……,熙熙攘攘热热闹闹,都市的繁华扑面而来。你穿行在这大街小巷,庙会的叫好声和吆喝声不断传来,而就在这热闹中,你看见城中的河水依旧是细细流淌,一派神闲气定,俨然在描摹着成都人的脾性。这就是老成都。老成都动静有致的市井生活,就这样被定格下来,仿佛一个不会远去的梦境,一次次述说着这个千年老城的故事。

定格这个老成都故事与梦境的,是一根长6米、直径40厘米的金丝楠木,为了将这些老成都的生活画面长久地定格在金丝楠木上,雕刻者马锦胜花费了1800个工(一个工为8小时)去精雕细刻。所以这件名为《老成都》的大型木雕,既记录下了蓉城岁月深处曾经鲜活的生活画面,也留下了马锦胜对这个城市深深的情感。它是一件木雕作品,也是一份蓉城的记忆,关于城市,关于城市的市井与生活,也关于城市一百多年来岁月的形态与质感。一份能唤起和唤醒人们的乡愁的记忆。

 

花费14400个小时雕刻的《老成都》

摄影/石鸣

 

《老成都》局部

摄影/石鸣

 

所以,这也是一件能唤醒人们的乡愁的作品。

乡愁,这个词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创作者的地域身份。他是老成都人吗?不,他不是。将这一份蓉城的记忆通过木头镌刻在人们的回顾与城市肌理中的马锦胜,是浙江东阳人。不过,当我们在他位于武侯区大合仓的工作室润物轩里闲聊他的木雕和木雕生涯时,他已经是一口流利的四川话了。而且,他还很能吃麻辣。用近年来流行的话说,这就是一位资格的“蓉漂”。

一位热爱成都生活、对成都情有独钟的“蓉漂”,一位因其木雕技艺被授予“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蓉漂”。

马锦胜个子不高,长得健壮结实,笑起来有些憨厚,眼睛里却透露出对某些事物的敏感。初中毕业就拜当地木雕高手马旭华为师,几十年来的职业素养和坚持习艺,既培养了他对木料与木雕的敏感,也培养了他对木雕创作相关的人事物的敏感。《老成都》的构思创作,便正是缘于他对逐渐消失的老成都市井生活的敏感。而这一份带有深深文化情怀的敏感,又来自于他对四川和成都深深的情感。

 

 

马锦胜正在进行雕刻

摄影/石鸣

 

“我从小读书就知道四川是天府之国,很向往,来了之后一感受,就不想走了。”马锦胜沏上一壶茶,神态间全然是一副四川人的随意与悠闲。“我89年来的成都,你看看,一眨眼都已经30年了。”1989年,江浙一带正是中国经济发展比较早也比较迅猛的区域,马锦胜离开家乡来到成都,最初当然是因为四川有让他施展木雕手艺的天地,但正如他所言,随着在成都呆的时间越长,他就越不想离开这座城市。相较于工作机会,这个城市的生活气息和文化气质更吸引他,它们留下了他,而他的木雕,也融入这块土地的文化与生活,生长,成长,并日渐茁壮。

刚到成都时,马锦胜并没有遇上如他所想的木雕氛围,“我是带着手艺来的,想多交流多做点活,但走了一圈,就感觉到四川做木雕的匠人太少了,而且很多人对木雕的认识也比较淡薄。”这让马锦胜感到有些意外。作为一门实用与审美兼具的民间艺术,木雕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战国木雕女俑、全国多处汉墓出土的木雕动物和男女侍俑,都显示出木雕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进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其后的隋唐五代直至宋明清,多处寺庙里精彩绝伦的木雕佛像、菩萨、罗汉,以及殿堂庙宇楼阁等大型建筑上的木雕构建与配件、庭院家居里的装饰屏风和祖先牌位、家庭日用的桌椅床柜、用于印刷的精美雕版等,不仅显示出木雕工艺在发展过程中的日趋完美,也显示出应用范围的日趋扩大。而在这条木雕艺术发展的线性脉络中,四川曾经名扬海内,比如宋代精美的雕版印经。时间更近一些,那些有幸保留下来、散落在四川各地的会馆、万年台、戏楼等,上面的木雕也无不精彩纷呈,为什么到了近现代却如此式微呢?是战乱的影响,还是需求的淘汰?马锦胜没有找到答案,他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四川的木雕会不会复兴?有没有复兴的可能?

要复兴,就要有人去做,马锦胜发现了机遇。“当时做木雕的匠人少,但是市场对木雕家具肯定有需求,我就进行了一些走访,比如到新都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家具厂,跟他们进行交流,为他们设计一些带木雕的家具,劝说他们进行试探性生产。产品出来后,厂家发现这些家具市场好,很快还有了订单,而且利润也可观,就有了做木雕家具的兴趣。但当时每一家的量都不大,我们就这一家做一批,另一家做一批,家具厂能赚钱,我们也能赚钱,这样一家一家地做下去,木雕家具市场就慢慢起来了。”

因为价格比普通家具高,马锦胜和伙伴们初期做的木雕家具,一般都销往一些大型企业,以此为契机,他们又慢慢进入装修行业,为一些酒店和大型企业的装修提供木雕装饰。“到了九二、三年,木雕在四川就比较流行了,我们也接到了更多的活,这样我就留了下来。人定居下来,九三年以后吧,慢慢就开始创作一些木雕艺术品。”说话间,马锦胜不经意地笑了笑,像是回想起了当初木雕艺术品少为人识的处境。“当时木雕艺术品的市场并不好,做的东西卖不出去。好在一些比较有钱的家具厂收藏了我一些东西,我想那我就来慢慢做这个市场吧。毕竟,这个是我的心头好啊。”

像当初做木雕家具一样,马锦胜再次拿出了自己的耐心,在相对的静寂中磨炼自己。或者,也不妨说,正是因为这种相对的静寂,让他可以更专注地倾心于木雕艺术品的创作与打磨,才有了后来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木雕艺术品的面世。2010年11月,在第十一届西部国际“三品”博览会上,他的木雕艺术品《赤壁赋》、《孙子七十二贤座屏》双获木雕金奖;2014年10月,《老成都》在第十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东阳)上荣获“2014中国原创·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类似的荣誉还有更多,而这些荣誉,正是对他多年坚持的回报。

马锦胜的木雕既有对传统的继承,也有对创新的追求。和所有新生代木雕师一样,马锦胜身处的时代,文化环境、经济环境、信息环境、知识环境等和前辈木雕艺人都大不相同,一位真正的创作者,必须去思考怎样理解这个时代的信息、怎样抓取这个时代的审美。中国的木雕有多种形态,也有多种用途(有些是纯装饰,有些是装饰与实用兼具,有些则只用于文房把玩)。建筑装饰、家具装饰是我们平时最为常见的木雕形态,此外是木雕造像,包括佛教造像、道教造像、民间崇拜造像等。木雕艺术品,相对来讲则是一个新兴的产物。中国木雕在明清时期发展到历史上的一个巅峰后,催生了多个不同的流派,这些流派在材料选择、工艺要求、纹样造型等方面都各有特色,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有着“中国四大木雕”之称的浙江东阳木雕、潮州金漆木雕、福建龙眼木雕、乐清黄杨木雕。所有流派的木雕都有着深厚的传统,但在新的时代,如果不以现代的思维、眼光和审美去理解传统,传统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僵化的概念。守成与创新,二者不能只取其一,而是必须兼备。

马锦胜深知这个道理,他也努力着。

马锦胜来自东阳,学艺在东阳,初期的技艺磨炼也在东阳,但他在成都开启的木雕生涯,并不只是简单地把东阳木雕搬到成都。他在寻找一种融合,一种能将成都的生活气息和文化气质化进木雕的融合。在马锦胜看来,东阳木雕做工的精雕细刻和川菜烹饪的精选细做是气韵相通的,东阳木雕格调的清秀典雅与四川山水的秀雅清丽也是相映成趣的,而四川人性格上的乐观、通透、豁达,既可以通过不同的题材来映现,也可以通过变化的刀法、线条等来映现。理顺了思路,他开始创作,于是有了《李白醉酒》、《香山九老》、《老成都》等木雕作品的诞生。

 

 

《香山九老》局部

摄影/石鸣

 

《清明上河图》局部

摄影/石鸣

 

《李白醉酒》是一扇以蜀地老金丝楠木精雕细刻的竖条屏风,净宽148厘米,净高206厘米,内容取材自李白在朝廷上戏弄高力士,让高力士为其脱靴的典故,却又把故事的发生地改换在了杨贵妃请李白为其写诗助兴的花园里。如果是严肃写史,这种改换自然有争议,不过就题材表现而言,马锦胜却有他自己的考虑。因为花园的诗意可以减弱画面的硬冲突,让整体气氛不像在朝廷上那么剑拔弩张。和传统上类似题材的满雕不同,《李白醉酒》以绘画构成的方式,将题材内容分为前景、近景、中景、远景,并将主要人物李白、高力士、杨贵妃等置于中景(亦即视线的焦点位置),让画面舒缓而有张力。作品以浅浮雕、深浮雕、镂空雕等多种技法完成,牡丹、竹石、梅花鹿、仙鹤等栩栩如生,人物神态细致传神。为了展现李白的豪放不羁,作品特意用清刀手法处理李白的面部,从而让刀法也成为人物性格表现的一部分。站立在屏风前,就如同置身于花园闲亭内,正张目观看着眼前一幕表面平缓实则波涛暗涌的大戏。一件细腻、平缓却又暗结紧张的作品,一件充满叙事感的作品。2011年10月,正是凭着这件作品,马锦胜被第六届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领导小组、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授予“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

 

 

让马锦胜获得“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李白醉酒》

摄影/石鸣

 

《李白醉酒》局部

摄影/石鸣

 

在屏风前说到木雕创作的工艺,马锦胜将我带到了他的工作台。

台面上细细密密地摆放着长长两层刀,形状各异,大小不同,有圆口的、斜口的,还有三角口的,光是看着这些刀,也能想象出木雕的复繁与费工夫。古人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每一位木雕艺人都有一套专属于自己的刀,有些微型刀具还必须自制。“我们用的刀总数有一百多把,主要分两大类:打胚工具和修光工具。”马锦胜介绍说,“打胚工具和修光工具在形式上都差不多,主要是刀口的宽度、厚度和手柄不一样。刀具根据不同的用途而有不同的刀口,常用的有平凿、翘头凿、三角凿、圆凿。”马锦胜拿起台上不同类型的刀一一解说。“雕刻的通用刀,一般都用专业制刀工匠做的现成品回来自己加工磨制,有些特别精细的小刀,就要自己去细心制作了。自己做刀,最关键的是磨刀,买锋钢条自己磨,主要磨刀口的斜度和厚薄。先在粗砂上粗磨,再在细石上细磨、开锋,行话说重磨轻荡,荡就是开锋。熟手的话,制作一把刀一般要一个多两个小时,考耐心,也考手上的功夫。”整套刀具磨制好,木雕艺人就有了行走江湖的利器,它们是木雕艺人随身携带的“魔法手”,也是木雕艺人展示技艺水平的宣示物——据说,内行人只要看一眼木雕艺人随身工具的使用保养水平,就知道其手艺的高低。

 

 

马锦胜的木雕工具

摄影/石鸣

 

马锦胜也详细介绍了木雕的工艺流程,大致来讲,就是选料、下料、制图、拓稿、打胚、修光、精修、打磨八道工序,根据具体情况,有些木雕的工序也会简化一些。

选料,就是根据要制作的东西、要表现的题材来选择用什么材质的木料。不同的木料,木质有粗有细、有硬有软,木雕通常用木质细、硬度强、干燥后不易变形的木料,比如楠木、香樟、银杏、柏木等;下料,就是根据作品的内容和需求对材料进行切割取舍,将多余的部分去掉;制图,就是根据木料的造型进行题材的创作构思,然后在纸上绘制好图稿。

马锦胜特别强调了创作构思的重要。所谓创作构思,既包括构思题材的内容、构成、布局,也包括雕刻手法、雕刻形式的预估和选用,亦即用什么样的手法去表现。有时候,巧妙的构思,必须依托相应的手法,才能呈现最理想的效果。

木雕分为阴雕、浅浮雕、深浮雕、镂空雕、半圆雕、圆雕、根雕等多种形式,对一位木雕师来讲,依料(木料)选材(题材)定手法和依材选料定手法既是经验和基本功的考验,也是审美判断和审美修养的直接呈现。有些木料可以较为容易地获取,有些木料则是可遇不可求,遇上这样的木料,一旦雕刻题材的选定和构思不尽人意,或者题材内容与雕刻手法出现匹配失误,没有极好地展现出木料的优势与特色,就不仅仅是木料的损失,也是深深的创作遗憾了。所以遇上好的木料,在没有出现好的题材与构思之前,木雕师宁愿放着不动,哪怕是放上几年十几年。“好作品一定来自于耐心的深思熟虑。”马锦胜说,“我们做木雕,第一步就是要决定用哪种雕刻方式来表现选定的题材。木料有板材、整料和树根,板材通常根据形状、木纹来构思题材,整料通常是做圆雕,根雕则要根据树根的形状来决定雕什么,所以构思常常会花更多的时间。当然,有时候也会灵光一闪,看到材料的第一眼马上就知道可以雕什么,而且效果还非常好。《老成都》就是这样,一根6米长的大料,我第一眼看到这材料,灵光一闪就觉得可以雕刻一件有场景、有故事的大作品,我就顺着这个感觉去想,老成都的构思就慢慢浮现出来。然后我就去细化,收集资料,找素材,还到一些地方实地观察,最终完成了构思。所以《老成都》这件作品里,很多成都人都能看到现实生活的影子,包括一些老建筑老房子。作品展出时,一些年纪大的参观者,更是能指认出说这里是某街某巷,然后感叹说可惜咯,现在这些都不见了。我觉得他们的这些感叹和认同,就是对《老成都》最大的肯定。著名雕塑家朱成看了《老成都》,评价也很高,而且说愿意给我提供资料和素材,鼓励我再雕刻一个姊妹篇出来。”

 

 

《老成都》局部

摄影/石鸣

 

《老成都》局部

摄影/石鸣

 

既然是雕刻,《老成都》的成功自然离不开它的雕刻手法。作为一件全景再现老成都市井生活的木雕作品,马锦胜在创作过程中综合运用了多种雕刻手法,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深浮雕中含镂空雕。阴雕、浅浮雕、深浮雕、镂空雕、半圆雕、圆雕、根雕之中,阴雕全部以线条来表现,大多是刻一些配饰;雕家具配件,浅浮雕就用得多一些;独立的木雕艺术品,通常会多种手法综合运用,只是根据题材所需在某一手法上略有侧重。所有的手法中,难度最大的是深浮雕中含镂空雕。为什么呢?马锦胜说,“一是布局时需要整体考虑各部分内容的关系,照顾彼此之间的呼应和映衬,要避免杂乱堆砌,形成疏密有致的视觉关系;二是雕刻的层次多,在一层一层往下雕刻的过程中,上层的雕刻很容易受到损坏,所以要特别细致。比如《老成都》,里面的人物有一千多个、不同建筑上百幢,而且人物的形象、动态各异,所以在根据老成都的景观进行构思时,就决定要以深浮雕中含镂空雕的方式来呈现,而且要采用人物、景观、花鸟等多种雕刻技法,这样才能更好地表现成都市井生活的丰富,作品整体的效果也才会更丰满。”

构思完成,图稿画好后,就是拓稿。拓稿就是将画好的图样拓印到木料上。传统的拓稿,是先将图稿描一个副本,然后用米汤或浆糊将副本平贴到木板上,现在则多是用稀释的乳胶贴复印件。接下来就是打胚,也就是用专业的打胚刀塑造大形,确定雕刻内容各部分的结构和相互之间的关系。“打胚分为粗胚和细胚。粗胚就是在材料上根据题材内容和布局,把深浅高低整个面分出来;细胚就是把各种细节初步雕刻出来。比如说刻人物,粗胚就是先把人形按人体结构分出来,然后根据图稿进行初步造型,再把背景等等的安排进行布局并进行初雕;细胚就是把人物的面部表情、手势动态、衣纹、皱褶等细部刻画出来。如果是我们自己创作自己雕刻,拓好稿就可以动手打胚;如果是学徒或者是用别人构思的图稿,打胚之前就还要读图,也就是要把图稿看懂,才不会把图稿的主题意境和各图像的层次关系搞错。”

打胚完成,就进入雕刻最关键的工序:修光和精修。修光,是用专业的修光刀对作品进行细部的雕刻;精修,是用专业的工具(通常是自己磨制的工具)进行细部的精雕细琢。先是切边、剔地,也就是把外沿线修直、把留空的“地”修平,然后开始整形修光和精修,发丝水纹、花瓣叶筋、羽毛松针等细线的刻画以及开眼等等,都需要在精雕中毫不出错地完成。一位木雕师手上的功夫有多深有多细,出来后作品的生动性与耐看度到底怎样,都会从精修中见出端倪。

修光和精修完,就是打磨,也就是用砂纸根据雕刻的造型进行光洁处理。打磨通常用砂纸,从300目到6000目不等,有些特别精细的,甚至会用到6000目以上的抛光材料进行抛光。不过,“打磨主要用在家具上。光光滑滑的,好看,摸着也舒服。”马锦胜说,“打磨时需要有耐心,不能破坏了精修的效果。木雕艺术品呢,一般就不打磨,采用清刀手法,让手工的质感保留下来。”所谓清刀,就是精雕后有意保留作品的刀工韵味,不进行光洁处理。说到这里,马锦胜抱来一尊大约40厘米高的紫檀圆雕坐姿净瓶观音,“你看这尊观音,从面部到衣饰,全部采用的是清刀手法,所以有一种素雅安详之美;观音坐的石头部分呢,刀工还保留得粗一些,安详呈现一种粗朴自然之美。如果打磨,这种素朴的美和手工的韵味就会消失。”

我欣赏着这尊观音,感受到一股清凉之意如涟漪一般荡散开来。我和马锦胜都默默欣赏着。

 

 

紫檀圆雕坐姿净瓶观音

摄影/石鸣

 

 

净瓶观音局部

摄影/石鸣

 

好的木雕,可以让空间充满美好的气息。

木雕师是木料的园丁,让木料在手中开出异彩纷呈的花朵,呈现丰富多姿的生命状态;木雕师也是木料的说书人,让木料在手中讲述跌宕起伏的人间故事,传递人世间生生不息的情怀道义。所以对木雕师而言,木雕既是一门手艺,也是一种与木头、与自己、与人、与世界交谈的方式,你想要说什么,你想要怎样说,你想要对谁说,都会在木雕中以或明或隐的方式一一展现。哪怕只是建筑或家具中的一个小配件,只要用心,木雕也会有叙事。

木头不言,匠心其妙,这就是木雕打动人的地方。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郭永康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今日推荐
阅读排行
视频新闻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