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描:当世文行之士录

2019-11-11 17:12:55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朱鸿
摘要: 白描的人生,地有三迁,工作有五变,总体上是顺利的,幸运的,似乎有天佑。

白描的职业生涯起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竟于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流畅,圆润,善矣哉!

他是陕西泾阳人,出身农村。多年以后,他的天南海北,台上台下,总是自信潇洒,风度翩翩,略无土气。岂不知他的根在雍州黄壤,他也不忘其本,并会眷顾故乡。                                                        

白描的人生,地有三迁,工作有五变,总体上是顺利的,幸运的,似乎有天佑。

他尝任老师,也尝为编辑。看起来白描当编辑比当老师要显焕一些。这固然因为老师6年,编辑18年,时间有长短,平台有大小,然而当编辑,不管是主持一家文学杂志还是管理两家专业杂志,白描都能匠心独运,叠出作品,遂会雁过留声,功勒口碑!

白描在文学创作上颇有抱负,也不乏才力。他显然也知道,在文学界出入或往来,没有得意的作品就没有真正的尊严和权威。实际上自21岁开始,他就发表作品,凡小说、散文、剧本,无不丰收。他在1992年获得过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不过传世的,应该是以知识青年在陕北为题材的长篇小说。

他的作品丰厚坚实,自成风格。冗务多少羁绊了白描的创作,否则他的作品会木秀于林,星灿于天的。不过人生往往是由事不由己,这也是白描有所体验的吧!致仕以来,他的创作突然活跃,大有暮年烈士之象。养怡可以永年,而大器则多是晚成。

其性格坚毅,俊朗。为人永远是坦荡的,真诚的。思想的交流,无不直抒胸臆。他仿佛是关中大地上的一棵白杨树,顶天而立,迎风而上,不弯腰,不遮脸。

他是一个重情之士。路遥临死托孤,白描一诺千金,曾经不厌其烦地帮助过路遥的女儿。当老师的时候,白描教过刘路和刘明琪,之后彼此成为同事,又都是作家。几十年红尘滚滚,流俗翻卷,不过难改他们亲如兄弟。文怀沙装腔作势,多遭诟病,但白描和文氏却是朋友。他不责,也不弃,还劝我少骂。虽然我坚持批评了文氏的为作,不过此经历也增加了我对白描的钦佩。我确信,他不仅是重情之士,也是重义之士。有情有义,谓之高贵。

我呼白老师30 余年,缘于文学。谁也没有料到,在文学之外,他添了对玉的酷爱,我也添了对玉的酷爱。君子无故玉不去身,成了他的习惯,也成了我的习惯。如此笃嗜,使我和白老师之间多了一份神交,真是奇妙!

几年之前,我在长安见白老师,没有像昔日一样带着自己的散文集送上,盼他指正。我怀玉两件,一件玉斧,一件玉勒,打算请教和交流。我当众掏出来,让他欣赏。各路朋友正在欢聚,见有玉现须臾之间,无不好奇。白老师观察了一会儿玉斧说:“新石器时代的,没有问题。”对玉勒,他左看,右看,远看,近看,稍有沉吟,卒未发言。散席之后,他扶着我的肩膀悄悄说:“刚才人多,不便说。我看这个玉勒,虽是旧制,属于良渚文化的,不过似乎是新工。玉石沁色,是借用原石天然色斑巧加利用,看似没有做旧的痕迹,实则假托耳。所谓的天生子,便指此。”白老师的分析证实了我的判断。以此,我也知道了他的功力,不仅钦佩他的目光,更钦佩其为我掩瑕的懿行。不以善小而不为,仁者之举也。

现在,夜深人静。想到高古玉的神秘和奥妙,我不禁要对白老师说:“研究高古玉是多少孤独!”

白老师,什么时候可以邀请你共享我的石之美者啊!

刊于《延河》2019年11期

工艺中国

您手机和iPad里的工艺美术情报站

扫一扫,把“工艺中国”装进口袋
即时资讯,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 郭永康 )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艺中国"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艺中国,转载请必须注明来源工艺中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862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972号北部软件园泰嘉园A座405
返回顶部